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瓦里安·烏瑞恩_英雄史

Wekey搜尋

Varian Wrynn 瓦里安·烏瑞恩


Stormwind(暴風)王國是人類七王國之一,更曾經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戰中扮演聯盟的核心角色,因此整個王國出過不少英雄與名人,他們的事蹟交織成一篇可歌又可泣的傳奇故事,而現任的國王 Varian Wrynn (瓦里安·烏瑞恩)的故事更是值得人們一看再看,因為這是一首熱血男子漢的詩歌。



暴風王國滅亡


萊恩王之死

雖然貴為皇室的直系血脈,但是 Varian 並沒有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在他還是個年輕的王子時,兩件影響他心智和理念的重大事件接連的發生在短短的日子內爆發。時間是在第一大戰的末期,舊部落在 Orgrim Doomhammer (奧格林·末日錘)的領導下對 Stormwind 王國的都城進行一連串的強襲猛攻,而在這個緊急的時刻下,當時的國王 Llane (萊恩)卻被自己信任的好友 Garona (迦羅娜)暗殺身亡。最讓人震驚的是 Varian 親眼目睹了自己的父親被這位來自部落的刺客殺害的慘劇,而且他的家園也隨著國王的隕落而覆滅。舊部落攻陷了 Stormwind 王國的都城,昔日壯觀的城市陷入一片火海,Varian 強忍著自己的淚水,在王國的勇士 Anduin Lothar (安杜因·洛薩)的扶持下,跟著難民一起渡海到北方的 Lordaeron (羅德隆)王國請求庇護。


在鄰國的庇護日子中,Varian 接受國王 Terenas Menethil (泰瑞納斯·米奈希爾)的照顧並且結識了一位比自己年紀還要小上一點點的 Arthas (阿薩斯),也就是 Lordaeron 王國的王子。這兩個年輕的王子很快的就成為親密的好朋友,他們一起互相競爭也互相照顧,但是即使如此也是無法撫平他的傷痛。喪父和亡國的雙重打擊嚴重的侵蝕了 Varian 的心靈,讓這位年輕人對獸人與部落產生極大的憎恨。尤其在第二次大戰終於結束之後,聯盟的勝利卻是伴隨著 Anduin Lothar 的死訊一起傳來,面對一個如此為國家付出,如此照顧自己的老臣也犧牲在敵人的手裡的情緒打擊下,Varian 在看到被押送進入都城的敵人俘虜大酋長 Orgrim 時,臉上充滿了醜陋的憎恨表情,他難以接受敵人的首領在戰敗之後居然只是被當做俘虜,而不是被處決,在內心他渴望自己可以成為那位處決舊部落大酋長 Orgrim 的儈子手,為自己的父親、忠心的老臣和美麗的家園復仇。


瓦里安的美好家庭

不過畢竟當時領導聯盟的 Terenas 和眾聖騎士們皆是以慈悲和憐憫的心胸為懷,因此他們決定將戰敗的獸人監禁在集中營內而不是將戰俘全體殺害,當然奴隸般的監禁對以榮耀戰死為目標的獸人而言是不是代表另外一種的苦刑折磨就不是他們所能考量的了,畢竟至少他們已經展現了他們寬厚的心態。Varian 終於還是接受了聯盟的決定,並隨著戰爭的終結重建了自己的王國,將過去的榮光重新帶回來。雖然才年僅18歲,但是 Varian 暫時的拋棄了過去的陰影,展現出與生俱來的領導才能和外交手段成為了年輕的國王。Varian 並得到了以建築工匠技術聞名的 Stonemasons Guild (石匠公會)來進行重建 Stormwind 王國城市的重建。在這段光輝的日子中,Varian 也找到了一位心愛的女子 Tiffin (蒂芬)並娶其為后,這對年輕的夫妻生下了一個健康的男孩,並取以榮耀聯盟逝去英雄之名 Anduin。看著自己國家再度站了起來,發出了耀眼的美麗光芒,他誠摯的感謝眾聯盟成員的協助,並且宣誓 Stormwind 王國永遠是聯盟的盟友。Varian 接著將剩下重建城市的監工交給了貴族們去負責,並開始領導自己的軍隊去掃蕩殘餘在國家境內的一些獸人勢力,以及調查暗殺他父親的刺客 Garona 的藏身之處。


日子看似美好的過了一段時間,一股潛藏的黑暗也悄悄的升起。在 Varian 從掃蕩獸人餘黨的任務中回來之後,原本和他關係良好的這群工匠們居然開始漫天要價起來,大聲的喊著他們努力重建城市所需要的酬勞和價錢;另一方面同時握有王國大權的貴族們卻怎樣也不肯把酬勞拉高,更甚者這些貴族們還想要壓低預定要付給石匠們的金錢。Varian 當然試圖要調停如此的紛爭,可惜卻好似有人在背後煽動般,雙方都完全不肯妥協,而且石匠和工人們已經開始在城市內進行抗議鬧事,進而演變成大型的流血衝突,而他所心愛的妻子 Tiffin 就這樣意外的死在這場暴動。石匠們闖下了大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回頭路,紛紛的逃離了城市並且組成 Defias Brotherhood (迪菲亞兄弟會),一個竊盜和罪惡所組成的集團,目的是用暴力的方式討回屬於自己的那一分錢財,然後在 Stormwind 王國的領地下引發一個又一個的內亂。


喪妻

愛妻的死亡和國家內亂讓原本好不容易才又站起來的Varian 的意志再度消沉,雖然有個在這幾年來都如兄弟般的大領主 Bolvar Fordragon (伯瓦爾·弗塔根)的好友以及貴族代表女伯爵 Katrana Prestor (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在旁邊不斷的輔佐並支持他,但是 Varian 卻如活死人一般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對朝政也不再有興趣,唯有陪伴兒子 Anduin 的時間可以提振他的精神。終於隨著 Anduin 漸漸的長大成一位聰穎的孩童,Varian 也逐漸的從他的低潮中醒來,他愛他的兒子,因此他必須更加堅強的為自己的兒子打造一個更好的未來,就在這時突然出現了一封來自 Theramore (塞拉摩)統治者 Jaina Proudmoore (珍娜·普勞德摩爾)的密信,這位女大法師打算邀請 Varian 前往參加一場與部落簽訂貿易與和平條約的高峰會。原來因為在第三次大戰之後的新部落雖然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嗜血黑暗的舊部落,但是卻總是因為舊時代的仇恨而難以只以口頭上的約定作為結盟的根據,因此 Jaina 想要接著正式條約的簽署來讓她心中的和平可以維持住。


和自己的死敵獸人簽署和平條約對 Varian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他永遠也不會忘記以前舊部落對他所做的一切,但是卻有一件事情動搖了他的心。Anduin 雖然身為一個年僅10歲的兒童,但是他的早熟卻讓心智已經不再是像普通的小孩一樣。Anduin 告訴 Varian 有關新部落的事情和他們與舊部落的不同,以及現在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有許多好的名聲,終於說服了自己的父親前往參加這次的高峰會。不過王國內部卻有人悄悄的將自己國王的行程機密洩露給敵人知道,經常輔佐朝政的 Katrana 偷偷告訴 Defias Brotherhood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因為只要將國王綁架走就可以對 Stormwind 王國進行勒索,要求貴族付贖金來取回他們的國王。


卡特拉娜似乎背後有許多陰謀

邪惡計畫成功的執行了,原來這都是 Katrana 的陰謀,她挑撥煽動石匠們與貴族之間的溝通,藉以擴大衝突並混亂朝政,然後就可以拓展自己在 Stormwind 王國的影響力和地位,可憐的 Varian 就這樣在一趟外交的路途中被綁架到 Alcaz Island (奧卡茲島)上。Katrana 接下來更施展了黑暗的法術把原本有堅強意志的 Varian 分離成兩個個體,並且封鎖他們過去的記憶,準備把意志較堅定地那一部份殺死,然後留下意志比較軟弱的來操縱。不過因為這座島嶼是屬於納迦的地盤,因此這群海底生物在察覺到這群外來者之後就和 Katrana 起了衝突,終於在一陣混亂之後,給了那個意志比較堅定地 Varian 逃跑的機會,讓他就隨著海浪漂移到一個對他完全陌生的大地 Durotar (杜洛塔)。


意志堅強的 Varian 在喪失記憶的狀態下被一個競技場的格鬥士訓練師 Rehgar Earthfury (雷加·地怒)給抓走,因為這位狡猾的獸人薩滿看中了潛藏在 Varian 身上的資質,打算讓 Varian 填補自己隊伍中的空缺。儘管 Varian 對這種用性命互搏的競技運動有極大的反感,但是在身為奴隸的情形下他卻不得不向命運低頭,每天爲了自己的性命而戰。不過 Varian 卻也不是毫無收穫,他和自己同隊伍的夜精靈德魯伊 Broll Bearmantle (布洛·熊皮)、血精靈盜賊 Valeera Sanguinar (瓦麗拉·桑古納爾)從一次又一次的死亡邊緣中成爲了好友,這三人的默契與友情在每一次的戰鬥之中都更上一層樓。而且 Rehgar 也不像一般的奴隸主人那樣殘忍的虐待自己的奴隸,相對來說他更像是一個嚴格的導師,他精實的訓練自己的隊伍,單純的以競技場的季賽冠軍為目標,為此他讓 Varian 意外的獲得了原本獸人在舊時代戰爭的戰勝品之一:Anduin Lothar 的腰帶。因此 Varian 在 Rehgar 的訓練和指導下發現了自己在戰鬥中的長才,他的戰士精神從體內覺醒,他和隊友的合作無間贏得一次又一次的比賽,成爲了競技場的冠軍,替自己贏得了 Lo'Gosh (洛戈許)的外號:獸人語中的


競技場冠軍洛戈許

贏得了名聲與財產並不能滿足 Lo'Gosh 的想法,因為在心中他仍然是渴望著自由,於是在接下來前往 Thunder Bluff (雷霆崖)的拜訪時,他因為成功的解決了當地一個騷動的元素麻煩而獲得了牛人大德魯伊 Hamuul (哈繆爾)的感謝,並且得到了一根角鷹獸的羽毛為謝禮。這正是來自這位德魯伊的暗示,因為靠著 Broll 的力量,他們可以借由這根羽毛呼喚角鷹獸,這是一個可以逃離競技場生活的絕佳機會。不再繼續遲疑,Lo'Gosh 和 Broll 一起飛向自由的天空,而這一切都被 Rehgar 看在眼裡。

哈繆爾:
You're taking your loss calmly, Rehgar.
你很冷靜的接受你的損失呢,雷加。

雷加:
At Dire Maul, I recouped my investment in those two a thousand times over. I knew this day was coming. A man is truly a prisoner only as long as he agrees to remain one. After that, in his heart, at least, heis free. And where his heart is, his body may follow if his will is strong enough. And I'm an old hand, Hamuul. I recognize a hippogryph feather when I see one. I know they can do in the right hands.
在厄運之槌中,我在這兩人身上的投資獲得了上千倍報酬,因此我知道這一天終究會來的,而人唯有在心中認定自己是個囚徒的狀況下才成為一個囚徒。畢竟在他的心中他一直是渴望著自由,而只要他的意志夠堅強,那他的身體一定是隨著心之所向而行動的。而且我也是個老手了,哈繆爾,我第一眼就視出那是個角鷹獸的羽毛,所以我知道他們會好好地使用它的。


於是在 Rehgar 的祝福下,Lo'Gosh 開始進行他的追尋記憶之旅。跟隨著命運的牽引,Lo'Gosh 終於遇上了老早就想和他見面的 Jaina,但是卻不是以 Stormwind 國王的身份,而是一個流浪格鬥士的身份請求她幫忙恢復他的記憶。於是靠著前代守護者 Aegwynn (艾格文)的協助,Jaina 成功的破解 Katrana 施展在 Lo'Gosh 頭腦內的部份記憶法術,讓他得以想起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家庭以及他的王國。但是他對於自己的敵人那部份的記憶卻仍是模糊不清,於是爲了追查真相與幕後主使者,Lo'Gosh 搭上了 Jaina 為他安排的船,一路向東大陸航行而去。


同一時間,Katrana 把被她精神控制的另一個 Varian 帶回了 Stormwind 王國,但是代價卻是過去國王失蹤一年多來對所有國民徵收更多稅金,用了大筆的贖金向敵人們贖回被綁架走的人質。但不管如何國王回來之後總是讓原本惶惶不安的人民與 Anduin 王子雀躍不已,只是當和 Varian 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卻發現這個國王已經不再是他們所認識的人了。被精神控制的 Varian 開始只顧著自己的打獵享樂,絲毫不理國家大事與追查是何人在先前背後綁架他,就連矮人王國 Ironforge (鐵爐堡)的國王 Magni Bronzebeard (麥格尼·銅鬚)親自來拜訪並且請求援助來對付近期不斷在擴張的 Dark Iron Clan (黑鐵部族)時都被以各種理由推掉拒絕。種種的怪異行跡加上先前 Jaina 私底下的通報讓 Magni 認為現在的 Varian 是個冒牌貨,因此要解決這些問題就一定要去會面信中所提到的另一個叫做 Lo'Gosh 的人才行。


大元帥雷吉納德·溫德索爾

終於 Magni 和 Lo'Gosh 見面了,現在這位矮人王更確定這位出現在他眼前的格鬥士一定是真正的 Varian。他們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調查,並且發現了黑龍一族似乎和整個綁架的時間有所關聯,其中有個握有重大證據並且知曉一切真相的人 Reginald Windsor (雷吉納德·溫德索爾)卻因為中了埋伏而被關在 Blackrock Depth (黑石深淵)的監牢中。Lo'Gosh 知道自己重新奪回王位的關鍵就在這位老兵身上,立刻夥同自己的同伴偷偷的潛入這座巨大的地底城市,突破重重的困難將 Reginald 解救出來。現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Lo'Gosh 知道攤牌的時刻已經到了。


另一方面在自己皇宮內的 Varian 也逐漸有掙脫魔法控制的跡象,這一切都是來自他對自己兒子 Anduin 的愛。每當 Varian 有機會和兒子獨處時,Anduin 早熟又堅定的話開始慢慢的影響他,讓他開始回想起自己被綁架之後記憶模糊的那一段。接下來又在一次的意外中 Varian 爲了拯救差點摔落懸崖的 Anduin 而讓自己的心智短暫的恢復到從前的自我,因為終究一個魔法再如何強勢,都是抵抗不了真誠的愛與感情。


奧妮克希亞現身暴風城

帶著證據回到自己家園的 Lo'Gosh 與 Reginald 在眾人面前揭發了 Katrana 的真相,原來這女貴族根本不是個人類,而是個活了上千年的母黑龍 Onyxia (奧妮克希亞),黑龍族的公主和育母。Onyxia 化身為人類打算悄悄的從整個 Stormwind 王國的內部徹底瓦解人類在這塊大陸的勢力,接著夥同自己的兄長擴張黑龍的勢力到整個大陸,然後是全世界。看到自己進行近多年的如意算盤全被破壞,憤怒的 Onyxia 命令所有化身人類並且躲在皇宮內的所有龍人士兵全部現身,打算先把所有在場的人全部殺死再說。一場在皇宮內的大戰就此展開。當 Lo'Gosh 和 Varian 相見時,他們都以為對方是個冒牌貨,不過終於還是因為 Anduin 的勸說而把自己的歧見暫時放下,先聯手對付眼前的危機。


這場混戰以 Onyxia 的敗逃結束,只是 Reginald 卻英勇的犧牲了,而且更糟糕的是這黑龍還抓走了 Anduin 為人質,打算引誘 Varian 前去她的巢穴。Lo'Gosh 和 Varian 都知道這是個陷阱,但是爲了自己心愛的兒子他們還是決定冒險進入敵人的大本營,於是立刻整頓兵力搭上了遠征的船艦。渡海的日子中這兩位戰士開始逐漸的瞭解到對方的存在其實就如自己是那麼的真實,而他們分享的共同記憶也是一樣的,他們對國家、人民、家人的愛也是一樣的深刻,他們兩位接受也認同了彼此。


孿生精靈寶劍

和 Jaina 的兵力會合之後,Jaina 將她數個月下來的研究成果展現出來,徹底的恢復了他們最後缺少的那部份記憶。Jaina 還告訴他們現在他們已經不能算是兩個只有一半的個體,而是兩個具有完整人格的人,然後贈送這兩人兩把上古夜精靈的孿生寶劍:Shalla'tor, Shadow Render (薩拉托,暗影撕裂者)和 Ellemayne, Shadow Reaver (艾雷梅恩,暗影劫奪者)。

珍娜:
Both of you found the strength to live your lives. One became Lo'Gosh, champion gladiator, who fought to regain his memories and his birthright. The other was ransomed and returned to rule Stormwind. To reenter the dragon's web and be further ensorcelled. But who, bereft of will, found resolve to break free once again. And for such formidable twins, a twin gift. These are the magic elven blades, Shalla'tor and Ellemayne! Forged during the War of the Ancients, they were wielded by the twin warriors Vor'illian and Lo'vellian. Between you, you have twice the strength, twice the wisdom, twice the will to strike at Onyxia's dark heart.
你們兩人都找到了各自生命的新力量。其中一人變成洛戈許,是競技場冠軍,並且努力的為自己的記憶和權利而戰;另一個則是贖回之後回歸治理暴風城,卻被迫重新進入惡龍的天羅地網和魅惑,不過這位一度失去自我意志的瓦里安卻努力的掙脫了控制。因此我為你們這對桀驁不馴的雙生贈與一對雙生之禮,這些是魔法精靈寶劍:薩拉托和艾雷梅恩!一對在上古之戰中被鑄造的武器,它們曾經是一對孿生戰士 – 沃里里安和洛維里安的配劍,所以你們兩人將擁有雙倍的力量、雙倍的智慧、雙倍的意志去直擊奧妮克希亞的黑暗心臟。

洛戈許和瓦里安:
Then together, we will bethe dragon's bane! Death to Onyxia!
那麼,我們兩人將在一起成為惡龍的剋星!誓殺奧妮克希亞


屠龍

他們聯手攻入了 Onyxia 的巢穴,並在 Anduin 差點被小龍吃掉前救起來。確保自己的兒子已經沒有危險之後,Lo'Gosh和 Varian 再也沒有顧慮的全力對 Onyxia 猛攻,再加上 Jaina 以及 Broll 的魔法,還有其他諸多勇士強力的炮火轟炸,讓 Onyxia 不得不想再施展一次最初在綁架時要用來殺死 Varian 的黑暗魔法。但是 Lo'Gosh 卻因為剛剛爲了閃躲巨龍的尾巴掃擊而漏出了空隙,就在這個緊急時刻 Varian 挺身而出,他擋在另一個自己的身體正前方,代替他正面接下了 Onyxia 的黑暗魔法。意外的是這道魔法卻貫穿了 Varian 的身體然後擊中 Lo'Gosh,導致法術效果因為同時打中兩人而發生錯亂,讓這兩個人合二為一,重新變回一個 Varian,一個擁有兩人份力量的 Varian。看到情況不對的 Onyxia 試著想要燒死敵人,卻反而被躲過了吐息,Varian 隨即抓準機會將精靈寶劍從這隻惡龍的頭上插入,擊殺了作惡多端的 Onyxia。


凱旋之後,Jaina 看到時機已經來臨,決定趁這個機會重新開啟她在幾年前就想要做的計畫,也就是那場被迫延期的領袖高峰會。一開始這場會議順利的展開了,而且 Varian 也開始發現他對於 Thrall 有好感,畢竟這兩人在很多地方是很相似的。他們的父親都是被暗殺身亡的,他們都曾經當過競技場的格鬥士然後成為冠軍,他們最後都逃離了並且但當自己人民的領袖,而他們也都希望自己的人民可以過得更好。許多的貿易和合作的協定在這場會議中看似都簽訂了,而且他們還打算要共同合作面對近期活動越來越多的不死族 Scourge (天譴軍)。不過這全部都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因為一個要挑起部落和聯盟之間全面戰爭的陰謀已經在秘密執行了。


迦羅娜現身攻擊瓦里安

一群 Twilight's Hammer (暮光之錘)的教徒帶著隱居多年未現身的刺客 Garona 突然襲擊了這場會議,而 Garona 的現身馬上就讓 Varian 回憶起自己父親被暗殺的慘況,憤怒的他將矛頭指向了大酋長 Thrall,認為這是獸人最喜歡玩弄的伎倆,先裝熟稱兄道弟再突然捅一刀。無奈的是 Thrall 苦無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雖然這場騷動馬上就被眾英雄平息而 Garona 也被生擒,但是傷害已經造成,Jaina 的計畫徹底的失敗了。憤怒的 Varian 雖然還是忍住自己而沒有對部落宣戰,但是他卻饒不過殺害自己父親的 Garona,大聲的說著就算是 Jaina 本人也無法阻止他將 Garona 帶回自己的國家公開處刑。


這一段一直是 Varian 遭人詬病的一個問題點,不少人認為他缺乏了一個領袖所應該擁有的冷靜,而讓復仇完全蒙蔽了自己的心智。不過事實上這是情有可原的,畢竟能夠放棄自己血海深仇的人並不多,年幼的悲慘經驗讓Varian 對過去舊部落的種種行為無法原諒,而且重點在經過了與Onyxia 的生死搏鬥之後,重新融合的Varian 雖然擁有了兩人份的力量和意志力,但是個性上卻是直接傳承到 Lo'Gosh 的,也就是較為火爆,較為衝動的個性,因為在這兩人融合前是有這段對話的。

瓦里安:
My brother, embodiment of my warrior self! Will of Stormwind's king...
我的兄弟,你是我戰士精神的化身!也是暴風城之王意志的化身…

洛戈許:

Varian!
瓦里安!

瓦里安:
She shall not have you! You must live to slay the dragon! And save... my... son...
她休想殺了你!你必須活下去然後宰了這隻惡龍!並救救…我的…兒子…

是的,比較理性和溫和的那個 Varian 的人格在兩人融合時已經死亡,因此現在控制全新身體的是 Lo'Gosh 的人格,這正是 Blizzard 解釋了為何在這之後的 Varian 的個性和脾氣是如此的難以控制。


因此當後來巫妖王派兵攻打 Stormwind 時,Varian 馬上不留顏色的加以反擊,畢竟在 Arthas 的種種惡行之後,Varian 已經不再將這個人當做朋友而是一個聯盟的最大叛徒,所以爲了終結這個威脅,他馬上組織了聯盟的大軍並由大領主 Bolvar 領導進行北伐。在整個北伐的行軍時部落和聯盟是有簽署停戰合作協議的,因為至少當時沒有人想要腹背受敵,但是這一切都在Angrathar The Wrath Gate (憤怒之門:安格拉薩)的背叛事件發生後變調。


影音名稱幽暗城之戰
幽暗城之戰(聯盟視角)

一群和惡魔勾結、來自部落的被遺忘者不止背叛了和聯盟的合作關係,還背叛了原本就是自己盟友的部落,他們釋放的新瘟疫毒殺了許多正在和巫妖王戰鬥的勇士們,而連 Varian 如兄弟般的好友 Bolvar 也被認為死於這場悲劇之中。悲傷的 Varian 再度認為這都是因為和部落合作才會遭受背叛的命運,而這次他再也無法忍受,因為不管大酋長 Thrall 是無辜與否,無法管好部落內部的問題那就是他的責任,所以部落必須為此負責。因此在 Undercity (幽暗城)一戰,Varian 認為和平再也不能降臨,現在聯盟將對部落全面宣戰,隨即他對大酋長 Thrall 衝鋒過去。


好險這場可能結果是圖利巫妖王的戰鬥被及時的阻止了,Jaina 靠著他的魔法封住了全部人的行動,並且將所有聯盟的士兵傳回 Stormwind。從此 Varian 對任何有關和部落合作的事情都嗤之以鼻,甚至連爆發上古之神的封印即將解開的危機時他也不願意幫助前來求援的 Dalaran (達拉然)城邦,只因為他們也找了部落來幫忙。這樣的仇恨雖然是可以理解的,但在世界還環繞著諸多危機的情況下卻不是一件好事情,終於 Varian 自己也意識到其實並不是所有聯盟的人都想要對部落全面開戰,而部落也亦同。況且之前已經好幾次部落和聯盟合作破敵的經驗,如第三次大戰、流沙之戰、太陽井(Sunwell)之戰等等,只是這些剛好 Varian 都沒有經歷到,而他不能因為這樣子就全盤否定所有部落的人,所以在 Jaina 和 Anduin 不斷勸解的情況下,他終於開始改變了自己的單方面仇恨心態。


瓦里安與安杜因

當進攻 Scourge 最後基地 Icecrown Citadel (冰冠城塞)時,雖然部落和聯盟還是在巫妖王的地盤起了衝突,但 Varian 終究選擇尊重部落內部具有榮耀感的戰士,那些爲了自己人民而犧牲的勇士們。當 Dranosh Saurfang (德拉諾斯·薩魯法爾)終於從巫妖王的控制解脫之後,他的父親霸王 Varok (瓦洛克)前來帶回兒子的屍體時,Varian 是選擇尊重這位悲傷的父親,因為他瞭解一個父親失去了心愛兒子是多麼的痛苦,而他也知道這對 Saurfang 父子皆是可敬的戰士,不論是在部落還是聯盟心中。

瓦洛克:

Behind you lies the body of my only son. Nothing will keep me from him.

躺在你的背後的是我獨子的遺體,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去取回他。


穆拉丁:

Don't force my hand, orc. We can't let you pass. He... I can't do it. Get back on your ship and we'll spare your life.

別逼我對你出手,獸人,我們不能讓你通過。他…我不能這麼做的,快點回去你的船上然後我們就會饒你一命。


瓦里安:

Stand down, Muradin. Let a grieving father pass.

放下你的武器吧,穆拉丁。就讓這位悲傷的父親通過吧。

High Overloed Saurfang kneels over his son's body. "[Orcish] No'ku kil zil'nok ha tar"
瓦洛克·薩魯法爾霸王跪在自己兒子的遺體旁。“[獸人語] No'ku kil zil'nok ha tar. ”

瓦洛克:
I will not forget this kindness. I thank you, highness.
我不會忘記你的好意的。感謝你,陛下。

瓦里安:
I...I was not at the Wrath Gate. But the soldiers who survived told me much of what happened. Your son fought with honor. He died a hero's death. He deserves a hero's burial.
我…我當時雖然沒有在憤怒之門,但是一些活下來的士兵告訴我很多那時候發生的狀況。你的兒子當時是帶著榮耀而戰的,他像個英雄那樣戰死,他應該要得到像英雄般的厚葬。

Lady Jaina Proudmoore cries.
珍娜·普勞德摩爾女士開始哭泣了。

瓦里安:
Jaina, why are you crying?
珍娜,你為何而哭呢?

珍娜:

It was nothing, your majesty. Just... I'm proud of my king.
這沒這麼,陛下。只是…我為吾王感到驕傲。


Varian 這一番英雄惜英雄的熱血之心感動了 Jaina,讓她不自禁留下了眼淚淚水。雖然他一直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而走,有時候可能魯莽和衝動了些,但是他卻也是個肯改變自己想法的男人,而不是一個緊守舊規的頑固傢伙,但是這樣子並不代表當時 Varian 對部落的宣戰就完全收回來。因為在解除了巫妖王的威脅之後,看似短暫的和平卻隨著緊接而來的大災變再度打碎,而部落和聯盟即將為有限的資源開啟一連串的爭執與衝突。因此在發生過去那麼多事件之後,儘管 Varian 不再一味的仇恨所有的部落成員,但是是真的該有人起身帶領聯盟並好好的監視部落的行動了。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